Enrico 的亭仔腳

關於部落格
歡迎所有真心愛台灣的朋友到來,一起話家常。順便關心國家大小事!
  • 2651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《小說》中山橋之役


[080851]瞎毀?芒果日報被強制關站了!」的數十篇回應當中,有網友提供了向雅虎檢舉施壓三次的那位「波麗士大人」作品-【中山橋之役小說庫存頁面】的網址連結,再對照比利潘老大的追蹤報導之後,我們就不難發現:原來芒果日報的黑傑克社長,早已經被這位領著台灣納稅義務人稅金過生活的「波麗士大人」盯上,而且他還大言不慚地認為「警察把自認為手無寸鐵、憨厚僕實的台灣人當『敵人』並不算過份」。

到這邊總算是搞清楚了,最後還是中國人與台灣人的戰爭!在這種氛圍之下,年糕要特別推薦「打狗旅行社法國辦事處Joe大大所寫的同名小說-「《小說》中山橋之役」,兩篇對照讀起來,格外令人心酸,大半世紀過去了,台灣人還是一樣面對一群中國人在抗爭,而更可怕的是,這群中國人還是我們自己繳稅金養出來土生土長的台灣波麗士!

不知道,如果他的某位尊親長也出現在街頭、甚或出現在他面前時,他是否也能如此泰然,手起棍落視若寇讎?

 

[本文引用]

1.《小說》中山橋之役

[參考閱讀]

1.抗議Yahoo!奇摩侵害言論自由!要求立刻恢復『芒果日報』部落格!

 

【原汁原味推薦閱讀】

《小說》中山橋之役  by Joe


Photobucket

一場可歌可泣的戰役,我們可(KTV)歌,「敵人」可泣

不分黨派、超脫於個人立場,保護同事間的安全,比任何事都重要,比殺人放火都還重要;所以槍口一定要朝向共同的「敵人」:那些出言挑釁、蠻橫粗暴,一聽說有便衣警察就大打出手的暴民

「壞消息,十一點要到派出所集合完畢,昨天天馬茶房那邊發生的事情收拾不了了。」


「昨夜打得很厲害,不知道今天還要耗多久才能回來了。」或許,會演變成如此局面,是始料未及的吧。


沒做太久的停留,大夥兒集合後便開始武裝,因為有了昨天的前車之鑑,是必需格外地謹慎了。


Photobucket

(抗議民眾開始集結,裏面居然有人開車來,嗯,一定是偷來的…)


「聽說有一位地方頭人會帶著兩千名抗爭的民眾,往中山橋這邊過來,會丟東西,大家要注意安全。」現場指揮官說。

群眾緩緩駛近,前面幾排的警察列陣開來,全神戒備,空氣所瀰漫的是肅穆氣氛


「陳儀下台!陳儀下台!」


情緒激動的民眾開始表達訴求並喊起了口號;警察只是按兵不動,與抗爭民眾間只隔了一道鐵拒馬。


「陳儀槍口竟然向自己人,垃圾啦!下台啦!!」一位大學生憤憤不平。

Photobucket

「我要控訴警察濫權、執法過當,那位婦人只是賣個私煙,他們緝私員竟然對她動粗,打到暈過去」講著講著,這位年輕小姐哽咽了。


好招!!不如此挑撥,群眾根本沒理由衝進來;雖然,人還沒衝進來,但我一定要先這樣想像,因為他們是我們槍口要對準的「敵人」。


「各位民眾,你們會讓這位婦人被警察白白欺負嗎??台灣人能放任不管嗎??」


「你們警察是匪徒嗎?」男子嗆聲。


我才想跟他說,當匪徒至少不會被民眾欺負,至少不會在這裡被糟蹋,前一秒才毆打完警察,下一秒就喊「警察打人」,我恨不得自己就是匪徒!!!!這是個違法的集會遊行,你們被打是你們的事,但我想的是放假、我想的是出去逛逛街,何苦我需要在這裏被你們罵的像條狗?

Photobucket

(兩軍對峙時,中山橋橋面只剩來不及開走的車子)


「我要以納稅人的身份向你們說話,各位警察,你們的老闆,不是陳儀,是我們納稅人」又一名衝著警察而來的中年男子。

我也想跟他說我繳的稅不知道是他的幾倍,薪水全是來自人民繳稅也不關我的事,我只知道這錢是我槍口對準「敵人」換來的,心安理得。最重要的一點:我納稅繳的比很多人還多,我也確信我比那些「敵人」高貴很多很多。


大批警力從鐵拒馬旁的縫衝出,我心想分局長總算要驅散這群民眾了,早些驅散,我可以早點放假、早點逛街;因為如果警察「不做點事的話」,要他們自行解散也是不可能的。


然而,我們二方就這樣僵持了數十分鐘後,我們就被要求回到中山橋上列陣。轉身要回去,叫囂聲又四起,挑釁意味濃厚,好一群大膽刁民。


「碰!」「鏘!」我抬起盾牌抵擋投擲物,感覺我們警察好窩囊;指揮官卻毫無動作,只是要我們繼續「待命」。一位巡佐終於控制不住情緒,對著指揮官大聲咆哮:「你什麼都不做,搞什麼嘛?無能!」

Photobucket

(懦弱的指揮官,讓我無法痛快殺敵)


指揮官卻一句話也沒回,表情難掩不安;終於,我們決定不管無能的指揮系統了,在巡佐一聲「殺啊!」下,我們一小隊衝了出去……人群四處逃竄,但我們才不管 逃竄的這些人之前有沒有攻擊過我們,我們就像發了狂似地拿起警棍揮舞,不停地打人、不停地打人,只要是見人就打,我們發了狂了,不過好爽,打「敵人」怎麼會不爽?


Photobucket

(我們終於衝出去殺敵了,爽)


民眾退回拒馬外,並居然敢回擊,投擲石塊、瓶罐。


「碰」我頭突然暈了一下,鋼盔下的我,並不清楚什麼砸到我,但當時若我沒有戴鋼盔,只怕現在人已躺在醫院就像剛剛那些被我們瘋狂攻擊的民眾一樣,幸好我有裝備,活該「敵人」沒有。


在我們小隊自行決定「驅趕」「敵人」後,由於指揮官不敢有強勢作為,民眾被打完還不聽話,很快的又集結並大肆叫囂;面對指揮官的懦弱,我們這些「警察中的衝組」已對這個人感到意興闌珊,大家只是耗在那,民眾或嗆聲,或投擲石塊、瓶罐,而指揮官十分怕事,明明民眾已經是違法聚集,仍不敢有所作為;怨氣長時間的 積累,大家也想早點休息,也無怪乎一旦下令驅散時,警察執法會如此「果斷」了,知道「果斷」這二字要括號的意思嗎?呵呵

Photobucket

(忍你很久了,斃掉你也算剛好而已。)


當然,有心人士必定會去操弄「警察打人」、「執法過當」這類話題,但站在警察的立場,絕對不可能認定警方有濫權之嫌,因為我們內心最真實的聲音是:


「忍你很久了,打你也算剛好而已。」


結束了,一場在我眼裏毫無意義的抗爭,這些人在我看來,不僅是「敵人」,根本是群小丑,一群收入沒有我高的小丑,一群我們發了瘋可以揮棒亂打的小丑;更重要的是,亂打完之後也不會有事。

因為他們不只是我的「敵人」,也是這個政府的「敵人」。


背景介紹:二二八事件中,因為發生於中山橋的抗爭並沒有死人,「只是被濫打」,所以一直為歷史界所忽視,幸而有這一份手稿出土,才終於讓大家了解到:當年的警方是以什麼心態看待抗爭群眾,也泰半解釋了二二八事件的近因。


Photobucket

(這一場中山橋之役,必定將為台灣警界所千年傳唱,永垂不杇…)

延伸閱讀:@ 六十一年後發生的同名戰役(連結)請尊重其意志,不要去那邊留言干擾。@ 妖獸馬氏恐怖 (連結)@ 遊行者觀點的1106 (連結)@ 美國自由之家呼籲臺灣政府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民衝突 (連結)請務必法辦不聽指揮的暴警

 

我雖然不是黑傑克的《芒果日報》(連結)的讀友,未了解其發生問題的文章為何,但明顯現在在台灣,一位沒有民主素養的警員的不爽(連結小說庫存頁面),就可將一個blog強迫關版,這已經完全違反我對言論自由的信仰。謹以此小說創作,聲援黑傑克的言論自由,也聲援我與朋友的言論自由();最後,提醒大家,警察對於表達意見自由的壓制,己經從馬路走進網路了,可惡至極,一定要大聲控訴。本文另發表於《超克藍綠》:連結

 

引用自 年糕料理館

http://blog.roodo.com/gamy543/archives/7675289.html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